看到“三缺“大概都會想到中國國粹“麻將“,非也。古之所謂才子者,勢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方可登上大堂門面。老翁雖自詡為才子,可憐是樂器樣樣欠學,畫圖從小沒有拿過比“乙下“更好的成績,書寫潦草也是遠近知名,要擔任本人的文書助理,除了必須為大學畢業學歷,再加上兩三年的現場認字實習,才能勝任此項偉大工作。也還好古人還記得把個“棋“字,給勉強列進去,讓翁某人仍能大言不饞的自認為“奇才“,起碼也是個“三缺才子“罷了。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東西橫貫公路因921地震中斷以後,必須改道經由合歡山的新中橫路線.遊客們都有機會在松雪樓附近停留,並觀賞美麗雄壯的高山景色.此時你可以看到松雪樓對面有一排像是屏障的連綿高山,那就是過去登山界最聞名的黑色山脈===奇萊山.在我們那個年代是山難頻繁,怨魂傳說不斷的黑色山脈.記得當時最慘烈的山難是一群清華大學的學生,遇到突降的冰雪,一個個倒斃在回到松雪樓的路上.我老翁過去爬多少高山,幾乎都是一路平順無波,卻唯有兩次攀爬奇萊,都是依靠祖先福德的靈佑,才得以在經歷風險時僥倖逃脫.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家說打獵久了,也會有被鳥給啄傷的時候。想我老翁以前偶而帶隊攀爬大山,自己也經常沒事獨個人走走郊山,雖然迷路的事是常有,倒不曾發生一些難以補救的憾事,可說是祖宗靈佑有加了。偏偏有一次在跟隨登山社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爬這個號稱《無聊尖》的小山,倒是給碰上了登山經歷中唯一的山難事件。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冬寒冷颼颼的季節,也是大漢溪右岸自行車道旁的紫荊花綻放時期,遠遠的就能看到一排排灌木林列,豔紫色彩的花朵隨風搖盪,煞是好看。賞花之餘也經常聽到為了它的正名所產生的爭執,究竟是我們臺灣的羊蹄甲,還是香港特區旗幟上的紫荊花。同樣的在網站上努力查詢之後,也發現還真的錯誤資訊很多,最後總算在臺灣的政府權威網站上找到正確的資料,趕快整理後餉之同好。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小時候就算偶爾找不到玩伴,起碼也能在路邊草地上,拔兩根酢醬草的莖葉,撕掉莖部的外皮,留下中間的細絲,就這麼左右手各持一根,然後兩根纏繞在一起,兩邊一拉看那邊的內莖斷掉葉片落下,這就是所謂的鬥酢醬草遊戲。有時候一群小孩子踢完足球,打過泥巴戰,抓光草地上的蝗蟲螳螂,還無法消磨完多餘的時光,也會開始比賽看誰能找到最強的酢醬草。

flower-c1.jpg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馳乘于基隆河岸的汐止自行車道上,路經國泰醫院旁的小公園,總是會被五彩繽紛的花朵所吸引著,那是一片全年盛開的馬櫻丹花叢。這種花朵在溫暖的臺灣隨處可見,花朵的造型與顏色雖然美麗,卻有著讓人難以接受的刺激性的氣味,不過也因此逃過了被人隨意採摘的命運,只有飛舞的蜜蜂與蝴蝶們,很樂意的為它們作授粉的服務。過去我一直很好奇,似乎這個臺灣常見的植物,卻很少在隔海的對岸發現。如果是氣候的因素,那麼海南島也應該有與臺灣相同的繁殖機會啊,結果才發現原來這個花朵是荷蘭人從南美洲,輾轉帶來臺灣殖民地的禮物。對了,還有臺灣溪野遍佈的南美蟛蜞菊與非洲鳳仙花,就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那時候駕臨的貴客了。成長中的馬櫻丹,它的花型與顏色多變,實在忍不住就照了以下幾張相片。

深紅的單色馬櫻丹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最流行的說法,男人老了只剩下一張嘴。也還真是的,我老翁這一張除了能碎碎念寫一些回憶錄之外,剩下的用途---呵呵還引以為傲的,就是還能跟年輕人們喝點兒小酒了。以我翁某喝酒不倒翁的盛名,連過去上班時期,老闆邀請員工聚餐時,一定是指名老翁負責點酒,當然是當仁不讓的啦。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以前開始跟隨登山社團,在假日遨遊群山之時,總是經常要為午餐感到煩惱,也許得要臨時買些麵包,蛋糕,或是事前準備一些飯團的。在大家休息吃乾糧之際,卻會看到一些背包奇大的老手,不慌不忙的拿出鍋碗廚具,當庭就這麼煮起火鍋熱湯,吃完麵條還能悠閒的煮個紅茶餘興,在寒冷的冬日更是讓人羡慕死了。沒多久我也就買了個小瓦斯爐,還有瓦斯罐跟鍋碗餐具等,把小背包塞得滿滿的,出發前先到市場買些排骨,青菜,麵條,魚丸等,再不忘帶上一瓶沙茶醬,此後的登山生活的確是顯得多彩多姿了。尤其在煮完大餐之時,邀請同行山友共用,接受他們的感謝贊許,還真是其樂融融呀。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沉寂已久之後,終于又有機會參加老同事們的聚會了,可先別為我慶幸,老朋友們也多半已晉升為祖父級,吃喜酒的場合已經不多,反倒是偶來一場讓人悲傷不多卻感嘆不少的生死送別聚會。哎,我這個曾任高級主管的老朽,好像要經常被迫帶隊擔任主祭的工作。臺灣風俗裏逢九難過関,還也許真有這麽囘事,往往就是年輕的朋友反而會搶先去地府幫老長官佔個位置。在葬禮會堂難得相見的老同事們,縂免不了要關切一下老長官退休后的生活。說實在,既然人生最精華燦爛的一段已經逝去,退休往後的日子能夠是長是短是福是禍,除了看命運之神怎麽安排之外,就是要自己去面對有限的餘生,找出繼續存活的意義了。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應該算是自己第一次的登山紀錄吧。大學時代參加了救國團的活動,兩天一夜的新竹李棟山之旅,算是很節約又輕鬆的行程,還特別標榜管吃管住,不需要特別辛苦去背一些沉重的露營家當,當然自己要準備一些點心乾糧,只有一向喜歡到處揩油的高手老翁除外。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