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8月,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舉辦「雪見八景」票選活動票選活動。(居然是八選八,只是排個優先順序而已。)雪見八景票選結果如下:

1.大安溪谷風雲

雲朵就像住在遠方的情人,無論那山經歷了多少風暴的摧殘,總是無數次的循著那逆流方向,回到了山的懷抱,最後緊緊依偎著山的臂膀,就這樣纏綿了千萬年,一直到他們誓言所說的海枯石爛,天荒地老…。駐足在司馬限林道17.1公里,正是眺望大安溪谷絕佳的地點。閉上眼睛,可以傾聽溪谷的遼闊,山的大肚,卻是閑靜無聲。張開眼睛,可以享受高處的感動,天的湛藍,仍容忍烏雲有時。

雪見-1.jpg   

2.二本松憶往

二本松,一個帶有和風日式色彩的地名,曾經是殖民統治者設立駐在所、砲台,用來管制、監控泰雅北勢群幾個部落的重要據點。往昔,駐在所前有兩棵松樹,而因此得名。統治者戰敗撤退後,此處即成為國民政府派駐當地之警政廳舍。後來,警力撤守,兩棵松樹也不知何時凋零,徒留兩幢破舊磚牆廢墟,就像一位想從此寄身山林的隱士般,從此不過問世事並遺忘一段不堪的過往。

經過了數個寒暑,破屋被裝修成一處供遊人駐足賞景的休憩點,在俐落大方的外表下,雖偶然襯托著無雲的悠悠晴空,依然藏不住她沈重的歷歷記憶,就像是早年被徵調到南洋作戰的台籍日本兵遺孀,雖歷經歲月的滄桑,猶原懷著一絲希望,上了新妝,倚著當初丈夫手植、如今已高壯的那棵櫸木,在大安溪谷的高處,望著溪水流逝的方向,等待一份再也無法實現的誓言…

雪見-2.jpg   

3.聖稜覆雪

每年冬季,她總要披上白紗,就像待嫁的新娘,襯著蔚藍青天,以一種說不出的平靜心情與一點期待,希冀『終成眷屬』的完滿。那純白的信念,是一種堅定的愛情,一種幸福的感受。但,就像每個淒美的愛情故事,也像被下了詛咒的少女,隨著從北國捎來消息的冷氣團消逝後,幸福並沒有持續;白紗漸漸化為她的淚水,卻滋潤了廣裘萬物,喚醒了沈睡的生靈…

雪見-3.jpg   

4.北坑駐在所歲月

曾經,這裡是異族統治時期,沿溪修築的警備道路上其中一個重要的據點,每日常有行旅往來。但就如一段即將被遺忘的歷史,北坑駐在所歲月逐漸蒼老…

原本開闊的平台,如今已被參天的人工杉林佔據,阻擋了陽光而成為黯淡的一隅。荒草漫過了木牆,藤蔓、蕨葉從天而降,兩面夾攻,企圖接收建築物本體。只有偶然路過的旅人,為了一夜的棲身所,幫忙抵抗那不留餘地的侵略。

2004年的風災,再次讓她隱身於山林之中,從此,幽幽古徑繼續它的~悠悠時光。而那些往事,早已隨風,或隱沒於厚重的落葉層底。期待有一天,她與她的故事,終能與世人再見面…

雪見-4.jpg   

5.聖稜日出

清晨,襯著稀微的星光或一抹微雲,在東方天際、山與蒼穹的交界處,那稜線像似起伏的心電圖,更似一面灰黑的屏風背板;隨著朝陽緩緩昇起,轉為更暗沈的對比色深。隨著不同季節,日出總是遊移在那片屏風之間,在那片刻之前才能依稀猜測這一次會從何處露臉。而每一次都是無法預期的開場,要試試運氣嗎?是否這一天就在光彩幻化而絢麗之下揭開序幕…

雪見-5.jpg   

6.司馬限山雲瀑

秋冬之際,北方南下的季節風,帶來了潮水般的雲湧,漫過了溪谷北緣的山岸,汨汨的隨著那綠的肌膚,寂寂然溢流而下,卻又瞬間消散;夢幻般的似乎所有一切繁瑣惱人的俗事,到此終將歸零,幻化成溪水流逝…。在冷冽的空氣中,那滿溢的雲濤,更似純白的披肩,穿搭在山的雙胛上,給人一種無瑕的柔軟溫覺,瞬間忘卻了周遭沁人筋骨的寒意。駐足在司馬限林道17.1公里處,倘若幸運的與雲瀑相遇,再加上一小撮歷史印記,就像古詩中的描述:『我輩復登臨,舊日已隨征戰盡;大江流日夜,天風常送海濤來』雲瀑的壯闊,可以讓人體會虛渺,走進另一種靈境…

雪見-6.jpg   

7.雪山西稜攬勝

延伸自島嶼的次高山,經過島嶼上最高的水池,沿著一樣高於三千公尺的稜脊,有著特別稱呼的山名~火石、頭鷹、弓水,以及大小有別的大雪、中雪與小雪山,即岳界負盛名之雪山西稜。似乎一水之隔的西稜線,成震旦向聳拔於彼岸,尤其中雪的銳形絕頂,有如少年蓄勢待發的氣勢。水氣乘著山谷裡的風,幻化成一整片思念的託付,自遠處泰雅部落,一直上溯至傳說中族人誕生的那酒桶狀的巨石…

雪見-7.jpg   

8.大安溪谷夕燒

當風走過,頑皮的伸出手撥弄著懸掛在半空中的松針時,最能感受溪谷上方的遼闊。長影斜陽之際,更可欣賞絕美夕燒。有時霞光萬丈,氣勢磅礡;有時薄霧伴日,沈入千頃蒼茫。那天幕上的雲彩,更像沈浸於戀愛中的少女,在面對情郎提出互許終身的承諾時那樣欣喜但又帶點徨惑、羞紅著臉,衿持的片刻心情。

想目睹大安溪谷上方這場無聲的演出,要先選定觀賞的最佳座位,加上一點點的運氣,期待獨一無二的戲碼。

雪見-8.jpg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