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回國的第三日,是他的同父異母弟弟難陀十六歲的生日,因為佛陀已經出家了,難陀就成為王位的承繼人,當時決定了在同一日為他舉行婚禮和灌頂即王位的大典。之前的一天,佛陀在新宮殿中祝福了之後,就順手把自己的砵交給難陀拿著,然後就自己起身向尼拘律園走回去了,這時候難陀手中拿著佛陀的砵,不知怎樣辦才好,只好也跟著佛陀一同走到尼拘律園,這時佛陀就轉身向他說︰“你來這裹,是想出家嗎?”難陀見到有許多釋迦族的青年已經出家成了佛陀弟子,而且在聽了佛陀的說法之後也有了出家的念頭,於是就回答佛陀說︰“是的,我是來出家的。”這樣,難陀也放棄了王位參加了僧團,成了佛陀的弟了。

    佛陀回國後的第七日,耶輸陀羅就想帶了兒子羅睺羅去見佛陀,羅睺羅已經六歲了,耶輸陀羅想他們應該是父子重逢的時候了。這一天耶輸陀羅替羅睺羅穿上盛裝,趁著佛陀到王宮中來吃午飯的時間,就領著羅睺羅來到宮中,對羅睺羅說︰“王子啊,你看見那個被許多修行人圍繞著在中國,穿黃色衣,像大梵天一樣威儀,有金色面容的人嗎?他就是你的父親。他本來有很多寶物的,但是出家以後就不顧那些寶物了。你去對他說︰父親,我是王子羅睺羅,將來我要灌頂承繼王位的,我要承繼你的寶物。”王子走到佛陀身邊的時候,天生的父子之情感動了羅睺羅,不禁對佛陀生起了種種喜悅,對佛陀說︰“修行者啊,我因了你的福蔭,覺得很快樂。”並且很得體地站在一邊靜候佛陀進膳。

 佛祖傳-24.jpg  

佛陀飯食完畢之後向王宮中人道過了謝,也沒有說甚麼話,就向尼拘律園走回去了。羅睺羅和他的侍從也跟著佛陀,隨著佛陀一路到了園中。佛陀心中想到︰“這孩子是要想得到父親的財寶,但那些都是會耗盡、壞滅的東西,我要給他一些比世間財寶更有價值的東西,我要把我在菩提場所證得的真理傳授給他,讓他永遠享用不盡。”於是就對羅睺羅說︰“來吧,孩子,我會給你比世間財寶更珍貴的東西。”然後就吩咐舍利弗,請他收羅睺羅為弟子,教導他出家修行。淨飯王聽見了這個消息之後,感到非常悲傷苦惱,終於忍不住了,向佛陀說道︰“我的兒孫都離開了我,但是父母對子女的愛是不會退減的,所以我現在請求你制定一條戒律,凡是未能得父母同意的人,不能準許他出家為僧。”佛陀覺得淨飯王的要求很合情合理,就接受了他的請求。

 佛祖傳-25.jpg  

    佛陀在迦毘羅衛國為釋迦族人傳授了教法圓滿之後,就帶領他的比丘弟子仍還至王舍城去。當佛陀在王舍城的時候,有一天城裹來了一個叫做給孤獨長者的人,這個人本來住在拘薩羅國首都舍衛城,是一個很富有的商人,現在以五百輛車滿載了財貸到了王舍城來經商,居住在他的貿易夥伴家裹。聞說佛陀在這裹為大眾說法,就親自來到佛陀居住的地方,禮拜佛陀並細心聆聽佛陀的教誨,然後也皈依了三寶,成為佛陀的弟子。當他辦完了事要回國去的時候,就來向佛陀告辭了、並且邀請佛陀到舍衛城去度過雨季,佛陀接受了給孤獨長者的邀請。

    給孤獨長者回到舍衛城後就馬上覓地建築精舍,當他在舍衛城附近一帶都看見了以後,最後覺得祗陀太子的花園是一個最合適的地方,這裹離城不太遠,而且地方非常闊大,可以讓佛陀和他的弟子安靜地修行和適合於為大眾說法。於是就向祗陀太子詢問,可否出讓他的園林。祗陀太子本來並不打算出售這座園林,但是又不好拒絕長者的美意,於是就說,除非用黃金舖滿這個園地,否則他是不會出售的,以為這樣就可以難倒長者了。然而長者聽了這話之後就立刻開始辦這件事了,命人運來了一車又一車的黃金,把整個園地都舖滿了。祗陀太子看見這個情形,被長者對佛陀的虔敬心所感動了,只好把土地售給了長者,但是要求長者保留了有需要的林木,作為自己對佛陀的奉獻。以後這個精舍就被稱為“祗樹給孤獨園。”

 佛祖傳-23.jpg  

到了第二年雨季之前,精舍落成了,中央是佛陀的香室,周圍是八十個大長老們的各別住所,此外還有坐臥處、蓮池、經行處、夜間住室、日間住室等等,建好了這所境地優美、適於居住的精舍,長者籌備好了精舍的落成典禮,就派遣使者到王舍城去邀請佛陀前來安居。於是佛陀就率領了比丘眾從王舍城出發到舍衛城去。佛陀到達精舍的這一天,給孤獨長者帶同了所有的眷屬和僕役,連同自己的親戚,朋友和他們的眷屬、僕役,盛大儀式歡迎佛陀的到來,長者親自在前導引,佛陀在眾比丘圍繞之中,以無限的威力、無比的祥瑞,入祗園精舍去,佛身金光所照,林園都映照了黃金之色。於是長者問佛陀道︰“導師,這精舍如何處置呢?”佛道︰“居士,請把這精舍布施給現在與未來的比丘眾吧。”長者道︰“是的,尊師,我把這精舍奉獻給佛與現在未來的四方比丘眾。”佛陀接受了精舍,向長者道了謝,又稱讚了布施精舍的功德。這以後,佛陀和他的弟子在拘薩羅國首都舍衛城就有了雨安居的精舍,也可以在這裹為拘薩羅國的人民宣示佛陀了。

 佛祖傳-26.jpg  

    佛陀到了晚年,已經八十歲的時候,這一年他準備離開摩揭陀國,渡過恒河往北方一個叫做拘尸那竭的小國去,作最後的一次傳法旅程。當他臨離開摩揭陀國之前,召集了住在王舍城附近的所有比丘盡集講堂,為他們宣示種種令僧團和合興盛的教法。之後就動身往恒河方向出發。當他來到恒河邊一條叫巴陵弗的村莊時,摩揭陀國的兩位大臣正在該處,籌劃興建一座新的城市,並命名為巴陵弗城。佛陀以他的智慧觀察了該地之後,預言這座新的城市將來必成為繁榮而重要的首都,並為這座新的城市祝福。

 佛祖傳-27.jpg  

    渡過恒河後來到了毘舍離國,佛陀和弟子們就住在屬於菴婆婆利的一座芒果樹林中。菴婆婆利是毘舍離城一個非常美麗而富有的歌女,是許多權貴公子的追逐對象。聽說佛陀來了毘舍離國,住在城外她的芒果林中,就準備了許多輛精美車乘,帶同她的侍從一齊來覲見佛陀。當菴婆婆利聽完了佛陀的教法之後,就恭敬地啟請道︰“世尊,您明天可以和你的弟子們到我家裹吃午飯嗎?”佛陀沒有說甚麼,表示接受了她的邀請。菴婆婆利佑道佛陀默許了她的請求,非常歡喜,告辭後就趕快駕車回城去作準備。由於父忙的緣故,在回城的途中路上與一批正在駕車去禮見佛陀的貴族青年車軸相接,發生了輕微的碰撞。這批貴族青年很生氣地向菴婆婆利大聲質問,菴婆婆利只好委婉地解釋道,因為要趕著回家備辦齋飯的緣故。這些青年來到禮見佛陀,聽了佛陀的教誨之後就說道︰“請世尊和你的弟子明日到我們家裹去午飯好嗎?”佛陀回答道︰“我已經接受了菴婆婆利的邀請了。”於是他們只好懊惱地後悔來遲了一步,竟被一個歌女搶先奪去了供養佛陀的光榮。

    第二天,當佛陀在菴婆婆利家中吃完午飯以後,菴婆婆利就低著頭恭敬地問佛陀說︰“世尊,像我這樣的人也能行善業嗎?”“是呀,菴婆婆利,你當然可以行善業了。”“那未,我就把現在世尊所住的芒果林奉獻給世尊和你的弟子們吧。”佛陀接受了這個奉獻,並為菴婆婆利宣示了教法,然後就回到了芒果林。這時有些弟子們就埋怨著說,世尊實在不應該到菴婆婆利這個下賤種姓的妓女家中去吃飯。佛陀知道了就對大眾說︰“人並不因為出身的階級而有高貴下賤之分,只有通過自己的努力,實踐道德行為,就是一個高貴的人。無論甚麼人,只要接受我的教法,行持八正道,都能證得真理,沒有貴賤之分。”

    這一年的雨季就要來臨了,佛陀吩咐其他的弟子們留在毘舍離城附近安居,自己就和阿難到竹芳村去安居度過雨季。在雨季中佛陀患了很嚴重的痢疾,病況非常危險,但佛陀想到這時不是捨離世壽的時候,因為四眾弟子還未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去接受佛陀要離開他們的事實。於是以堅強的意去屈伏了病魔,並留住應享壽命,不久其病亦漸痊癒。阿難看見佛陀生病了,就很焦急地問佛陀道︰“世尊,難道你不留下任何遺教與比丘僧眾就入涅槃嗎?”“阿難,我一生說法四十五年,要說的都已經說了,並無任何秘蜜吝而不傳,而且我從來沒有以「教主」身份自居,以後的僧伽中也不應有教主。因此,阿難,以自己為明燈為歸依,勿以他人為歸依;以法為明燈為歸依,勿以他人為歸依。無論現在或我去世後,應精勤修習四念住。”

 佛祖傳-28.jpg  

    雨季過去了之後,佛陀和阿難回到毘舍離城外的大林重閣講堂,吩咐阿難召集毘舍離城附近的所有弟子到講堂來,佛陀對他的弟子說道︰“假如能以我所說的教法而實踐修行者,則世問必有阿羅漢及能令佛法久住於世,就是必須實踐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若能了解及證悟四種法︰聖戒、聖定,聖慧及聖解脫,則能從輪迴流轉中解脫,永不再受苦。我的年齡已經夠大了,不久的將來就要離開這個世問,三個月之後將入涅槃,所以,修行的人呀,你們要勉勵精進。”第二天清晨,入毘舍離城乞食以後,佛陀就離開了這個地方,和他的弟子往拘尸那竭國方向繼續行程。當他們向毘舍離的居民告別時,人們都知道以後或許不能再見到佛陀了,都依依不捨地跟在佛陀身後不忍離去,直到佛陀渡過了干達河他們才悲傷地揮手道別。

    渡過了干達河就來到了未羅國的領地,佛陀和弟子們一路行來,到了波婆村,就淨住在鐵匠周陀的芒果園中。周陀知道佛陀來了,非常歡喜,就趕忙到來禮請佛陀領大比丘眾明天到他家中午膳,佛陀默許了周陀的邀請。第二天佛陀領比丘眾依約到達周陀家中應供。周陀準備了素粥和其他餐點,其中有珍貴的野生磨菇─栴檀樹耳。佛陀食用後,知道這是很難消化的食物,於是就告訴周陀︰“周陀,凡是你所備辦的栴檀樹耳盡奉獻與我,其他食物如甜粥等則分給比丘僧眾。”為了避免有別的人因食用這道菜式而生病,佛陀又吩咐周陀將所有剩餘的栴檀樹耳埋到地下。用過了午膳之後,為周陀開示了法要,令他歡喜愉悅,佛陀就從座起離去。這時佛陀已經開始覺得腹部劇痛,並且引起了嚴重的血液,於清瀉後稍事休息,並對阿難說︰“不要以為周陀的齋供沒有福利,有兩次的齋供有同樣的果報,同樣利益,比其他的更大,一次是當初善生女供養的乳粥,如來進餐後成無上正等正覺,一次是周陀的供養,如來進餐後入無餘涅槃。他們都是出自至誠至善的心,都是至尊貴的供養。”仍攝心自持,忍著劇痛向拘尸那竭前進。

佛祖傳-29.jpg   

從波婆村到拘尸那竭國有數十公里的路程,一路行來,渡過希連河來到了拘尸那竭國境娑羅樹林,這時佛陀已經疲倦極了,於是吩咐阿難在兩棵娑羅樹之間鋪好了臥具,然後佛陀便將僧衣疊作枕頭,頭朝北方,右脅而臥,兩腳相疊,心境安穩,如獅子般入睡了。暮色四起,夜幕開始低垂,微風輕輕撫過娑羅樹林,葉子發出沙沙嚮聲,偶爾一兩聲蟲嗚打破寂靜的夜空,這時阿難實在再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而啜泣起來,深明阿難此時心情的佛陀便召喚阿難前來,慈祥和藹地對阿難說︰“阿難啊!不要悲傷,也不用哭泣。我以往不是經常教導你們,萬物都是生滅無常嗎,與我們最親近的人終究亦必將分開離別。你且別哭,先去拘尸那竭通知那裹未羅族人,佛陀今晚半夜將辭別世間了,假如對佛法有任何疑問,可往諮問,佛為解答。

阿難與另一比丘作伴,去通知未羅族人。當拘尸那竭的未羅族人知道佛陀今夜將入涅槃的消息,馬上扶老攜幼地前來參見這位光輝聖潔的導師,哀愁傷痛的情緒瀰漫著娑羅樹林,他們一齊頂禮佛陀後就不再打擾,哭著回去準備葬禮所需的物品。  

     這時有一位年老婆羅門修行者叫須跋陀羅,也來到拘尸那竭,心中尋思道︰“曾經聽師父和同門修行的許多人都說過,正等正覺阿羅漢如來之出世是甚為希罕,但在今夜如來將入涅槃,我心中仍有疑難,但我對如來有信心,知道一定能為我揭示真理。”於是須跋陀羅便來到娑羅樹林,請求阿難引見佛陀。但是阿難不忍再有人打擾佛陀而告訴須跋說︰“請你不要勞煩擾如來了,他已經疲乏極了。”這樣須跋請求了三次,阿難拒絕了他三次。然而佛陀已經聽見了他們二人的對話,就叫阿難不要阻攔須跋,請他過來,自己用了最後的精神與體力,詳細地為須跋解答他所有的疑難,並告訴須跋,必須修行八正道才能通往真正的涅槃。聽了佛陀一番開示後,須跋陀羅當下大徹大悟,並請求馬上皈依佛法僧,在佛前出家受具足戒。這樣,須跋陀羅就成為了佛陀最後所收的一位弟子,並且堅定精勤,很快地體證了佛陀為他宣示的真理,成為一位阿羅漢。

    為須跋陀羅示教之後,佛陀知道要離去的時刻越來越接近了,慈藹地叮囑弟子說︰“不要以為我離去了以後就再沒有可依靠的導師了,阿難,我為你們所建立的法與戒,在我去世後即是你們的導師。比丘們啊!假如你們之中有人於佛法僧、正道等有所疑惑,現在就提出來吧,不要以後自責沒有親自向如來諮詢,或許有人為了尊重導師而不便發問的話,可以告訴其友前來轉達問我吧。”如是再三,僧眾皆默然,然後佛陀放心地對阿難說道︰“我深信在此大眾中所有人都對我的教法與戒律完全明白和了解,無有疑惑,在這裹所有的弟子將不會墮惡趣而正向於解脫涅槃。”

 佛祖傳-30.jpg  

至此,偉大的導師一生對世人的悲愍與對弟子的關懷教導已功德圓滿,仍盡最後的餘輝勉勵他們︰“比丘們啊!現在我勸告你們︰諸因緣法合則有生、滅,大家應自精勤,向目標努力。”這就是如來的遺教。深深中夜,萬賴俱寂,佛陀在禪定中安詳地離開了世間。然後,佛陀的弟子中天眼第一的阿那律陀就帶領大家議論佛法以度殘夜。當黎明的曙光展露的時候,阿難就與另一比丘作件,去通知拘尸那竭的未羅族人籌備葬禮。

 佛祖傳-31.jpg  

    於是拘尸那竭城的未羅族人攜帶了花環、香科、各種音樂來向如來的遺體致哀,連續舉行了六天哀禮,在第七天,以新淨棉和新細布包裹好如來的遺體,置全棺內,由未羅族的八名首領抬到城東的寶冠寺舉行火葬典禮,那裹已經堆放好了香木。這時佛陀弟子中的尊者大迦葉正率領了五百弟子連日趕路來到,向佛陀足頂禮,煞後香木竟自己燃燒起來。佛陀遺體火化以後,未羅族人將佛陀的遺骨收集起來,置於城內議事廳中,以弓作壁壘來環遶佛骨,花環、名香、歌舞、音樂恭敬供養了七日。

 佛祖傳-32.jpg  

    摩揭陀國的阿闍世王聽說佛陀已於拘尸那竭城入涅槃,於是派人來到向未羅族人索取佛陀的遺骨回去建塔供養,跟著毘舍離國的離車族人、迦毘羅衛國的釋迦族人等一共有七個國家都派遣使者來索取佛陀的遺骨回去建塔供養,連同拘尸那遏在內一共八個國家,一致推舉一位名叫東那的婆羅門將佛陀的遺骨平均分作八份,各自回國建塔供奉。自此以後,人民就以興建佛塔來紀念佛陀,佛陀的教法也逐漸傳遍了全世界,就好象太陽的光輝,遍照大地,也燃亮了許許多多人心中的希望與光明。

 

http://www.buddhismmiufa.org.hk/buddhism/people/buddha1.htm 文章部分

http://blog.xuite.net/h3841000/twblog/187407226 附圖部分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