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問我今生最大的憾事為何?哎,就是一直未能擁有一個有小小庭園的窩。記得出生小時候家裏就有一個小小的庭園,地點應該是在臺北東門附近,母親還曾經抱著我,欣賞地上中間有個小魚缸,還有幾隻金魚在裏面遊著。在我印象中以後搬了幾次家,也都有陽臺,前院,甚至後院。讀幼稚園時住在中山北路附近的家,前院有一課高大的巴樂樹,還有人來要求摘取它的葉子,說是可以用來做藥材。

 

小學時在古亭市場附近巷口的家,不僅有個可放置腳踏車的小前院,一個可以給小孩站上去,觀看風景的陽臺,更棒的是附帶有一條小水溝的後院。勤儉努力的母親,也因此開始利用後院的空地飼養雞鴨。對我而言,能夠在中午放學後,提著菜籃到鄰近的市場去撿拾一些攤販棄置的菜葉與死魚,然後剁碎了餵食雞鴨,確實是童年時期很快樂的消遣。後來家裏又連續搬遷到杭州南路及潮州街,由於庭院較大,不僅養雞鴨,還可以種花種菜好不熱鬧,當然年幼無知的小孩,並不能感受到由於父親經商失敗,家裏所逐漸承受的經濟壓力。

 

中學時期是家裏經濟狀況最差的時候,由龍江街,光復南路,仁愛路,羅斯福路等地租屋,一路搬遷下來,別說庭院的夢想已成泡沫,連原來尚可觀景及種花的陽臺,也慢慢從記憶中消失了。終於母親承受不了,一再租屋的房東怨氣及搬遷的辛苦,下定決心買了南機場國宅的小房子。而此時我也已經考上大學,可以離家到學校宿舍居住,新而獨立的生活,已經讓我的注意力完全轉向了。

 

結婚以後專注於工作發展,多年之間終於有了些積蓄,可以自行購屋離開了老舊的國宅。首先是板橋翠華街的四樓二手屋,雖然巷弄狹窄,不過房子屬於邊間光線充足,還有樓頂可以利用。記得那時候,我們把側面靠邊的窄長陽臺,鋪上了泥土種了許多四季草花。而樓頂也種了一些木本植物,甚至連前陽臺的空間也被利用,還養有少數幾隻寵物如兔子及鴿鳥,配合著兒女的逐漸成長,回想起來那很是熱鬧而快樂的日子。

 

如今退休後又由桃園搬遷回板橋,花費近千萬買了新房居住。以當地的高房價別說是庭院了,連個陽臺都已難求。總覺得住在這個連看到陽光都是奢求的房子,好像跟以後未來被迫要住的地方沒什麼差異。當時看見父母親皆是骨灰一曇,放置於密不透風的家族公塚內,真不希望自己也是如此。倒不如棄此驅殼于山野之間,還得享日月精華。當然自己今生努力的成就也就不過如此,怨不得誰又怎能苛求。看看別人不是有前輩餘蔭留下的田地,就是自己能下定決心拋棄一切回歸山林,才能有此福份得享庭院之美。

 

至此老翁不禁仰天長歎:歸去來兮,安得田園享晚年。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