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老翁帶領這票老友去南部登五嶽的老麼---北大武山。依照登山界慣例,第一天晚上大隊人馬都是在檜木山莊的營房式木屋內過夜。然後第二天大清早或夜半三更開拔出發攻頂,下午則一路狂奔下山返回平地完成壯舉。

 

當我們由山下搭乘鐵牛車,慢吞吞的前進到登山口的路途中,被其他登山隊伍的大卡車,吉普車等一一超過,已經感覺大事不妙,果然到達檜木山莊時,可容納整個連隊百餘人的山莊,竟然已經沒有鋪位可睡,一行人只好擠在小廚房內休息。整個山莊人口眾多吵吵嚷嚷,一夜無好眠的辛苦度過,第二天跟隨其他登山隊大批人馬,艱辛攻頂完畢後,拖著疲乏的腳步,返回山莊休息。卻見其他隊伍的隊員都匆匆整理行裝,趕下登山口搭車離去也,結果整個好一座山莊居然就只剩下我們這一行九人。而我們卻因為有人體力不繼,被迫修改原有計劃,在山莊好好再休息個一夜,然後預備第二天下到登山口後轉向改道,步行到山地村瑪家出山。

 

故事要開始啦。本來大家很高興有這麼大的山莊,給我們幾個人慢慢享用,可以在安靜的高山上,度個很有情調及詩意的夜晚。等到吃完晚餐,月亮高掛天上,四處一片漆黑寂靜,高山上涼風陣陣,加上周圍林木吱吱作響,而在山莊內微弱的蠟燭火光下,遠望狹長的鋪位的另一端,是如此黑暗的深不可測。更在大家都開始有些感觸之際,正在門外賞月的我老翁,望著如鉤的彎月,突然冒出了一句以後被傳頌不止的名言:好美麗的上弦月,難怪那些玩意兒-----(幽靈?僵屍?吸血鬼?自己想象去吧。)會跑出來遊蕩。

 

此話一出,效果立現,這一行男女好漢英雌,全部匆忙關門熄火,套上登山睡袋,躲上鋪位睡覺去了。此時又不斷由遠處傳來此起彼落的野狼嗥叫聲,這些城市來的人即使再無知,總該聽過電視影集裏很類似的聲音,原來是在現場聽到,才會深深感受它的可怕。事情還沒完哪,居然好死不死,到了半夜突然又下起了一陣大冰雹,把屋頂敲得乒乒乓乓的,這一堆人全都縮在睡袋內,沒人敢出聲或起床巡視。還有人在半夜熟睡中,被他隔壁的女友所伸過來冰涼的手臂所嚇醒。就這樣,大家又把這些帳算在了始作俑者的老翁身上。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