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據說爲了希望能吸引日本人來臺灣觀光消費,臺北市政府有計劃將已經蕭條已久的北投溫泉鄉,能够重新規劃整理建設爲復古的觀光街道,讓過去曾經來臺灣經商貿易的“歐利桑“們重溫舊夢。記得在當年娛樂設施缺乏,工作辛勞苦悶的時代,偶而能有機會借職務之便,上山去走上一走,體會一下只有老闆級才能擁有的溫柔享受,又不必自己付錢,還真是值得此生的永遠懷念。今日雖然在接受KTV高級酒吧等級招待,有了服務設施的豪華,陪酒女郎的濃艶,總是無法與當年那種純樸溫馨的感覺相比。也慶幸老翁當年能够躬逢其盛,沒有在臺灣的風花雪月年代中缺席,現在各位看官才有這份遙想欽羨的機會,至于如果想從文章中偷窺翁某的艶史,那就別去妄想,因爲文章內若有限制級部份,已經被同屬大陸文宣部等級的新聞檢查給“和諧“掉了。

 

老翁當年有幸榮任某員工達千餘人的外銷電視製造廠品管科長。這個職位是衆所周知對客戶是一條蟲,得想辦法讓驗貨員“滿意“。對廠商是一條龍,不是說要欺壓別人,至少要讓他們覺得自己一言九鼎,凡事都可以代爲“搞定“。至于對內則是一群猴,采購,品管,及生産各部門一家人嘛,有事得大家互相“照應“一下。在那個崇尚儉樸的年代,沒什麽特別的招待,足以表示待客的誠意,只有到外面餐館去大吃大喝,然後酒足飯飽上山北投去也,接下去是“那卡西“演奏與賓主們的歡唱亂跳,跟酒女們喊拳調笑,直到已是夜半初更,也該是賓主盡歡意興闌珊之時,大家舉杯一聲門前清,各自散夥泡洗溫泉,打道回府,或是所謂過夜QK-----等等。(QK?反正就是那回事,問你老爸去。)

 

一般流行的所謂“走三攤“模式,其實其中仍有著不同的代表意義。首先是我們招待客戶在一家餐廳吃晚飯,然後都會與一些廠商“不期而遇“(現在想想,也可能是有意安排),然後將這個客戶介紹給廠商,而廠商也會熱誠的再安排另外餐廳招待一下,這樣第二攤吃喝也差不多了,就繼續驅車往“中山北路五段“。(那個時候哪有五段,就是指繼續通往北投)出發前會先和熟悉的北投“內將“聯絡,請她安排酒席,房間,那卡西樂師,當然還有班底的酒女。

 

我特別懷念那些很熱誠盡職的內將,她們那種出自內心的貼心服務,與現代酒店想盡辦法挖盡客戶錢包的媽媽桑,完全不能相提幷論。爲了客人多數已經吃飽,她會安排所謂“半桌“酒菜權充宵夜,若客人有熟悉的酒女,她也會代爲安排聯絡,不稱職的酒女甚至會當場把她趕走絕不護短,她會考慮如何爲客人减少不必要的花費,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所有費用都是只需簽字挂賬,到下個月才與客戶結賬,還必須承當被客戶倒賬的損失。(在現在這個連政府都信用破産的年代,別說是挂賬,哪怕是信用卡照樣拒收,沒有現金就翻臉啦)

 

有趣的是,多數爲三人一組的“那卡西“樂團,一個彈電子琴,一個敲鑼打鼓,另一個女孩負責吉他及唱歌。只要背起樂器,系帶一本厚厚的歌本,就可以在各家溫泉旅館間游走,每個客戶也不過停留約一個小時,所以大家都會把握難得的機會,能唱就唱能跳就跳,場面十分熱鬧。溫泉旅館的房間內,不是榻榻米就是地板,因此大夥兒都是不穿鞋跳舞,能够跳個花式不多的探戈,恰恰,或吉特巴,就已經可以號稱物林高手了。當然酒席間比較多的節目,還是喊各類的酒拳,流行的如日本拳,臺灣拳,客家拳,三國拳等等,重點是酒拳邊喊邊唱,一旁大家笑鬧起哄罰酒,再加上間續的黃色笑話,輕薄挑逗的動作,組成了聲色北投的溫泉之夜。不過不管節目再多的熱鬧,還是需要考慮第二天依然要準時上班,因此大多在四,五點天亮前打道回府,反正大家幾乎都已經習以爲常了。

 

經歷過這段生涯的人,大多酒量會有兩把刷子,主要是三攤跑下來,先別說要喝多少量,光是酒類就會喝到好幾種。先是在餐廳時候,是基本的啤酒及紹興酒,偶而也跑出個當時很稀罕的高粱酒,然後到了第二攤,一般會有廠商特地帶走私的高級洋酒及大陸茅臺之類來獻寶,到了山上又加上調淡了的紅,白葡萄酒。喝酒禮數上你敬過來,我回過去,她在這麽陪上一杯,在這麽混亂的戰場厮殺下來,往往是各類酒精都紛紛下肚,也就是這樣偶而戰敗醉倒幾次之後,各個人都練出了千杯不醉之軀。在那個對岸百姓還在啃樹皮草根的七十年代,臺灣人也是笨得忠厚老實,根本沒有什麽假酒假烟的懷疑困擾。

 

也記得當時初期的酒女,大多是來自宜蘭或是彰化雲林一帶的農村,雖然沒什麽讀書,還不至于滿口髒話,後來才有許多來自台東花蓮的山地女孩,肢體動作上比較粗野敢秀。可能是她們身體條件比較健康吧,一般比較敢于做“凉“的。(不懂?就是坐在酒席上,什麽都不穿啦。)原來地方警局管制較緊,這些女孩都是領有牌照的,但是後期可能生意太好,酒女數量不足,也逐漸出現許多無牌的跑來“賺“。

 

說實在的,即使北投溫泉鄉擁有昨日商客的拳歌喧鬧,意境上無法與古代文士的賦詩吟詞比美,心靈上能給予的解脫慰籍幷無不同。只要是在白天受盡冤屈的同事,晚上幾杯下肚之後,肯定是逢人述說苦悶,最後逃脫不了被抬回家的命運。然而風華不在時過境遷,猜想是因爲距離較遠易因堵車造成不便的關係,北投色情行業開始逐漸沒落,林森北路八條通一帶的黑店取代興起,但感覺上已經失去過去擁有的那份樸實溫馨,顧客似乎只是去尋找短暫的色情慰藉。不是嗎?沒有招牌的小巷店面,小小擁擠的私密房間,擺上簡單的外買菜肴酒席,幾間辦事用的小套房,還得保持警覺提防警察的臨檢。搞什麽呀?風花雪月哪兒去了?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