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最流行的說法,男人老了只剩下一張嘴。也還真是的,我老翁這一張除了能碎碎念寫一些回憶錄之外,剩下的用途---呵呵還引以為傲的,就是還能跟年輕人們喝點兒小酒了。以我翁某喝酒不倒翁的盛名,連過去上班時期,老闆邀請員工聚餐時,一定是指名老翁負責點酒,當然是當仁不讓的啦。

 

說起老翁的喝酒來歷,一定跟大家很多人早期是一樣的,小時候從偷喝老爸的酒開始。還記得那個早期公賣局出品的胖肚子瓶烏梅酒,還真是濃蜜甘甜好喝,有時候還真是一口接一口很難停止。奇怪了,現在辛苦到南投酒廠買回來的味道怎麼就是不一樣,還真是偷采來的水果最甜呢。另外只有好容易等到冬至,全家人圍爐吃火鍋之時,才有幸被大人們賞賜啤酒一小杯啦,好像現在兒童福利法還規定不准嘞,真是可憐的這一代。當然偶而也有燒酒雞之類,應該不算是吧。

 

第一次喝醉的紀錄是在大專聯考放榜之後,與鄰居同期的中學同學在面攤吃面,一個是高中榜頭興奮,另一個是失意低中榜尾準備明年重考,叫了一瓶烏梅酒居然在麵湯還沒煮好時,已經給喝完了。果然是空肚子喝酒後果嚴重,頭昏目眩一路搖擺回家,感覺到好像有人一直用鐵錘敲擊自己的腦袋。不過臺灣有句諺語,打斷手骨更加勇。從此以後,在酒國江湖好像比較神勇了,還經常因為同事間應酬,喝得半醉還騎著一輛摩托車趕夜路回去。當然也免不了,有時候會被路邊的坑洞給摔得七暈八豎的。幸運的是當時還並沒有一群愛民如子,等著抓酒駕好領獎金的員警叔叔們。

 

經常有朋友要問自己的酒力是如何增強的?我覺得應該是在擔任大廠的品管主管期間,經常需要與驗貨客戶及交貨廠商們應酬,幾乎每隔兩三天都要喝個三攤,免不了喝個兩三種混酒,逐漸體質適應過來的。尤其啤酒,紹興,高粱,清酒,威士卡,白蘭地,紅酒等,幾乎都是不同性質,我一向是來者不拒,其實到那種場合也不好堅持要喝不同的酒,只好可隨主便了,不信的話自己先試試再說咯。當然有時候也得注意一下喝酒前的情緒,經常一些老友就算酒量極好,但是我們都肯定他今天必醉,因為心情不好嘛,悶酒一喝沒有不醉的啦,而且一定是醉得很慘,必須準備最後把他給抬回去。這幾年這種常有的歡樂氣氛,已經被經常躲在餐廳轉角的臨檢兄弟們給破壞了。

 

在還沒到大陸以前很少有機會喝白酒,當時能夠弄到一瓶從大陸走私來的茅臺酒,廠商們都是奉為至寶,用報紙包著帶到餐廳,就這麼一開酒香四溢,居然隔壁桌的客人全部轉頭望過來,此情決不誇張。說實在早期的金門高粱酒我並不欣賞,年份不足產生的臭氣,必須調上一點醬油或是番茄汁處理,實在味道不如何。直到有一次從櫃子裏翻出別人贈送,已經放置很久的金門高粱酒,勉強拿出來消化掉,才發現原來年份夠的還真的是相當美味順口。

 

記得是在大陸廠工作的1994年,在餐館裏的櫃檯上看到有一瓶造型很特殊的白酒。向老闆要求點那種酒,卻回復說那是客人自己帶來的,店裏沒得賣。直到那是湖南省產的白酒,就要求工廠湖南籍的員工回鄉時,給買幾瓶帶回來嘗嘗,果然是酒味醇香又價格便宜。餐館老闆發現我們台幹們很喜歡喝,從此就列入可供應的酒單內。跟我們有來往的深圳區供貨台商們,也逐漸開始流行喝這種酒,就這樣把這種酒的價格給炒得高高的,就是那個有名的酒鬼酒。後來因為價格實在太貴,而且很明顯的因為供貨需求緊急,造成存放年度不足酒質下降,我們台商開始改喝便宜的貴州醇,也沒多久照樣因流行而漲價,可見當時大陸台商的消費影響力有多大。決不誇張的是,當時某廠商老闆請我喝酒,我看到在餐廳有酒鬼酒就點來喝,該老闆喝完一杯後稱讚不已,馬上打手機給還留在工廠的幾個台幹,要他們馬上全部搭車過來吃飯,要共同品嘗這個難得一見的好酒。

 

以前經常去歐洲出差的期間,回國的時候都不忘在香港買個兩瓶酒帶回來,絕對不是高價的名牌威士卡或是白蘭地,而是僅200元台幣的琴酒,伏特加,及蘭姆酒,回家以後加上冰塊調上檸檬汁,這種雞尾酒是極佳的消暑聖品。現在像這種低廉的酒類,幾乎各機場都是被擺放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還有一次在瑞士的小商場裏,看到有一瓶白蘭地酒標著VSOP, 居然只不過台幣兩百多元,趕緊買回去旅館和同事共飲,果然是辣味十足的低劣酒,真是一分錢一分貨怨不得人,還是不浪費的把它給喝掉。

 

最後也該秀一秀翁某人的多年喝酒心得,當然這就要看一起喝酒的對象是敵人,情人還是朋友啦,喝的場合是中餐廳,西餐廳,還是KTV房咯。對付日本客戶別用紹興花雕黃酒類,會自討苦吃,我不知道為何他們很能適應,對付歐美客戶則別用洋酒,反正都用白酒比較好處理。其實吃油膩的中餐還是加溫過的黃酒類最好,要不然白酒也行,至於喝大陸的白酒首先別挑名牌既貴又假貨多,沒能力分辨它就別玩,其次儘量選取高度酒,也就是酒精度高到50度的,比較不會有用次級酒去勾對或是混充的可能。西餐當然是紅白葡萄酒最適宜,別忘了女孩子喜歡白葡萄酒,因為比較甘甜,男孩子比較喜歡紅葡萄酒,微酸或許帶一些澀味。(法國的會有較強澀味)日本料理當然要搭配溫熱的清酒,吃火鍋類當然是要冰涼的啤酒啦,怕水太多漲肚子,來個竹葉青或是參茸藥酒也不錯。沒有下酒菜的喝悶酒及純聊天,熱天建議是威士卡加冰塊的清香味,冬天是純白蘭地的濃香味。差一點給忘了,當年仲夏深夜與知心好友翹腳窩在路邊的鯊魚攤板凳上,享受略為腥臭的鯊魚肉,搭配上廉價的辛辣紅露酒,瞎談未來的理想抱負,曾幾何時人焉安在。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