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說打獵久了,也會有被鳥給啄傷的時候。想我老翁以前偶而帶隊攀爬大山,自己也經常沒事獨個人走走郊山,雖然迷路的事是常有,倒不曾發生一些難以補救的憾事,可說是祖宗靈佑有加了。偏偏有一次在跟隨登山社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爬這個號稱《無聊尖》的小山,倒是給碰上了登山經歷中唯一的山難事件。

 

話說翁某人依照慣例,輕裝守候在三峽車站,看到某登山社大批人馬要去走大眾行程的五寮尖,雖然對這個只適合非老即小的所謂甲種行程不太滿意,不過除了當天可選擇的路線不多以外,再者看到該隊的年輕美妹也還不少,有機會可騙吃騙喝帶銼蓋的,也就馬虎將就了。一路隻見大批人馬,長蛇陣般的迤邐於草叢及矮樹間的山路小徑。由於其間斜坡和斷崖甚多,且落差很大,這群菜鳥隊伍行進緩慢,前後拖拉隔了好幾個山頭。我老翁當然是在隊伍後方打混,一邊吃美妹們給的零食,一邊向她們吹噓自己過去的登山偉業。

 

就在接近中午的時候狀況來了,從隊伍前方逐個傳話過來,有人跌落山崖情況嚴重,要求所有男隊員前往協助。哎呀,有正事要辦了,趕緊奔走超越到隊伍的前面,才知道傷者是肥胖體型的會長夫人。而那些嚮導老手們,已經為傷者弄好擔架,現在需要這些壯漢們協助抬下山去。可想而知,原來是一個人行走的狹窄山徑,現在要行走三個人寬度的擔架,會有多大的困難。就這樣大夥兒輪流接著抬,搭配著傷者沉重的呻吟聲,一路跌跌撞撞的衝下山。只覺得在路途中呻吟聲逐漸變小到完全沒有聲音,而我們的肩膀也同樣的感覺越來越沉重,心裏也知道情形不太妙,就如一般傳言所說的:人死將去之時,會是如巨石般的沉重。終於到了山下,已經有救護車在一旁等待,急忙將已完全不省人事的傷者(或許已是亡者?),趕緊送往醫院。事後據傳,確實到院前已經亡故了。當時曾參與的幾個人,事後聊天也都提到自己當時的感受,怎麼人會越來越重,真的是我們太累了嗎。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