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該不是夢境吧,那高摟林立霓虹燈閃爍的臺北市,曾經有過蜿蜒清澈的溪流,和綠色草原所圍繞的水池,更難想像就在住家屋旁的小水溝裏,大白天還可以看到從小洞裏往外探出頭來的黃鱔魚及小泥鰍。不必懷疑我有沒有說謊,我的家正是位居於臺北市南區羅斯福路古亭市場旁邊,只是時光隧道必須往後推進五十年。能夠回到那個年代的話,歌手羅大佑應該無法再高歌“臺北不是我的家“了。

 

跟我老翁同屬花甲老人的臺北人,不知道是否有人還能依稀記得,覆蓋在新生南北路近百米寬的柏油路下方,曾經是貫穿臺北市的榴公圳水道。這條水道支流曾經遍佈臺北市的長安東路,中正路,復興南北路,信義路安東街,新生南北路,一直往南經過公館景美到達新店碧潭附近。炎炎夏日有多少人,就曾經在這條水圳的兩岸草地上乘涼及釣魚嬉戲。當時中正路上的臺北工業專科學校大門前的人行吊橋,就是橫跨在這條溪流之上,假日時經常看到有人架設大型升降式捕魚吊網,旁邊有許多圍觀群衆以及攤販,每當吊網升起之時,攤販們也都會集體大聲地吆喝魚的數量,非常的熱鬧有趣。

 

還記得在我小學三年級時,我的大哥已經準備南下就讀陸軍官校,爲了消磨整個漫長的暑假,他白天帶著我,遊走在師範大學一帶的樹林及草地,用彈弓及小石頭打鳥,幾乎一趟下來都可以帶回家五六隻滿身鮮血的麻雀,雖然會因爲舊外套口袋裏的血跡被母親責駡,到現在還真難忘卻母親用醬油煎麻雀的美味,那可比現在常見的烤斑鳩強多了。重點節目則是晚上帶著手電筒與釣竿,跟著他在臺北市各地路旁的小水溝內,釣取處處可見的黃鱔魚。一晚忙下來,起碼也有十幾條的收穫。到現在我還一直懷疑究竟是當時的魚鳥比較笨,還是我的大哥果真是技術高超。

 

即使在我就讀初中之時,由東區中侖的龍江路沿著現在的復興南路,越過縱貫鐵道旁的水門,穿過當時的空軍子弟小學,一直通到師大附中的後門,路旁溪流就是榴公圳水道的支流,平緩窄小的水流,少許的田園住家,加上兩岸連綿的草地,走在這條路上,即使是風大雨大的日子,看到暴漲漫出的溪水,依然不會感到有絲毫害怕。住家旁邊鄰近的美國學校,也有個橫跨水道支流的小木橋,橋下經常可以看到小魚成群結隊的回游在水面上。有一次大水泛濫之後,鄰居的小孩還曾經在巷道馬路上揀拾到大魚。後來家裏搬到東區光復南路三段的鐵道邊,在鐵道的另外一邊就是一個被野草區環繞的大水池,經常可以看到有人在釣魚,池畔也偶爾可見白鷺絲與其他鳥類在走動覓食。

 

曾幾何時,這些臺北市的水景隨著都市的發展,就這麽逐漸消失在我的記憶中。但是依稀記得,就在非肥皂粉開始取代原有的肥皂被普遍使用之後,水溝裏開始浮現出泛白的死魚,水溝裏流的清水也逐漸轉爲帶有惡臭的彩色,還記得父母親也說過,這些非肥皂粉會讓水溝裏看不到以前常有的魚蟹,它還是如意料般的發生了。然後是都市里的人無法忍受排水溝裏的惡臭。紛紛將原有的水道封閉在水泥道路之下,如今臺北市只留下了仍然保留臭味的新店溪。一些市區內原有的水池也都被填平後蓋起了高樓大廈。過去的臺北完全消失了,除了博物館裏留下的陳年泛黃老相片。

 

前一陣子,聽說韓國有“清溪川“計劃,要將漢城市內某一條被覆蓋已久的溪流,重新開啓幷疏浚清理,要讓它回復原有的風貌。好偉大的創舉,多麽讓人崇仰羡慕的行動,不知道何時臺北市也能有這樣一個愛臺北的市長,讓蒙塵數十年的榴公圳水道能夠重見天日。

liukong_ol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g3309 的頭像
weng3309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