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我老翁除了在小學一二年級,被迫跟班上女生牽手跳過團體舞之外,大概一直到高中畢業一直是保持所謂男孩的童貞,在現在這個時代肯定被當作異類,搞不好人家女朋友都不知道換掉十幾個了。大學不幸又是落在全國女學生最少的工科交大,班上難得有五個異性,天啊已經是全校擁有女性最多的班級了。閒暇之余(其實每天都是),就想要如何才能有機會沾花撚草,像杜鵑花城的故事一般,(當時最著名的小說,害得很多同學嚷著要重考,且非太大不讀)才不枉四年大學的和尚生活。偶爾在新竹救國團那兒,發現有土風舞研習班正在招生,費用又不高是窮大學生零用錢能應付的範圍,就結伴參加了,從此走入了土風舞的生涯。不僅讓自己的大學生涯有不虛此行之感,爾後也竟然成為自己找到終身伴侶的途徑。

 

記得有人說過,跳舞是人類設計用來讓男女有機會公開大方的拉手及面對面調情的機會。早期的土風舞當然比較保守,不像交際舞有那麼多摟抱的機會,不過在明亮的燈光下,固定的舞步及團體隊形變化,加上響亮的音樂節拍,熱鬧歡樂的氣氛,所產生的眾樂樂感覺,遠比男性需要辛苦帶領花步的交際舞,要自由輕鬆多了。更加有趣的是,在那個員警與教官百事皆管的年代,男女同學想要利用假日辦個舞會聯誼一下,都是件天大的事,要事先向學校申請。往往都必須以土風舞晚會名義舉行,等到半個小時後校方督導人員一走,開始把燈光逐漸調暗,並且改放兩隻相連的交際舞曲。還記得放唱片的人,(那時候只有唱盤)窩在地上用小手電筒,在一堆唱片中忙碌的找曲子,以及男男女女一堆人在跳完一隻曲子之後,呆在舞池裏等候第二支播放的情景。

 

到如今我仍然很難忘卻那段美麗的旋律,晚會大多是由團體舞以色列水舞開始,然後一定有溫柔緩慢的日本曲詩情畫意,簡單易學的沙漠之歌,需要熱鬧奔跑重踏步及拍手的舞曲有德國農民舞及美國維州之音,還有雄壯的宮廷舞如藍色多瑙河及池畔舞影等等,當時只要記熟五十條曲子的舞步,已經能夠在各處舉辦的土風舞會中現身,即使沒有帶伴參加,也能大方的在現場隨意邀請舞伴,因為土風舞具有固定的舞步,完全沒有默契的需要。幾乎當時各大學都有土風舞社團活動,各地救國團也喜歡舉辦晚會壯大聲勢,甚至有些大型教會團體也提供場地鼓勵信徒群眾熱烈參予。還記得在原來臺北中山北路上,劍潭的再生游泳池就固定每週六夜晚,在游泳池畔舉辦大型的土風舞晚會,在明亮的彩色燈光下,數百人隊形整齊翩翩起舞的場面,真是壯觀。

 

當時曾經擔任學校的土風舞社長,經常要去為同學籌措女性舞伴,舉辦晚會及帶領參加幾個大學間的晚會聯誼,才發現本校工科女孩子還真是---呵呵,難怪很難有“竹城故事“的浪漫史,說笑得罪了。以後隨著社會變化,而且土風舞曲來源有限,逐漸改以交際舞曲去自行創作舞步,也無法與交際舞開放後的國際標準舞競爭,好像已經不再那麼風行了。現在偶爾看到一些媽媽班在教室裏跳的所謂土風舞,幾乎都是以現代舞曲然後配上交際舞步的變化,已經不再具有它應有的傳統味道,可能是我已經完全落伍了吧,哎。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