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會讓我此生最難忘的道路,就是這條由坪林通往宜蘭的越嶺路綫,在我走過幾次之後,即使時空間隔已達十幾年,甚至當年比我更加年輕健壯的夥伴已遠離此界,再說今天我已經不再有當年背負帳篷重裝,以簡單食糧野炊的勇氣,奔馳不可知的道路,去享受郊野生活的樂趣。午夜夢回,我仍然不時的企望重返舊地,感受那超脫人生的自然境界。你如果覺得我老翁有夠誇張,那就循著我描述的舊路去驗證一下吧。

 

在已經時隔多年的今日,我仍然不時開車奔走巡迴,企圖尋回那曾經勇有的往日舊夢,儘管部份山區田園風景一切皆如往昔,但是總覺得仍然空白了其中最難忘的一些片斷。最近假Google地圖搜尋之賜,才知道原來這條道路在由原有登山越嶺路,重新開發為臺北縣産業道路之後,已經將路綫轉移到另外的方向,但是值得慶幸的是也因而保留了原有越嶺路的美景。

 

記得當初一大早由臺北出發,搭乘新店客運車到達坪林,然後循著北勢溪的溪邊小徑,再到達闊瀨國小,就算是健腳的我,也幾乎已經接近中午時刻,稍作休息就必須割捨一切轉向回程。(當時幷沒有現在的縣道,闊瀨國小的教師們難得逢遇周日假期,男士們步行三個小時到達坪林,然後搭車兩個小時客運車到臺北游玩及採購生活用品,再奔走夜路回到學校已可準備就寢,體弱的女老師則被迫留校守護家園。)雖然只是短短的溪邊道路,但是一路上溪流蜿蜒,山泉瀑布重重,路徑中樹林密布,不時還得跳石前進,或是脫鞋渡溪,十分刺激有趣。記得第一次與友人到達闊瀨國小時,還有年輕的女老師正在準備中餐,以當地現撈溪蝦熱誠招待,心中十分感動。而且在午餐之後,遇到另外一位勇猛的登山獨行俠,由宜蘭越野奔馳至此,才知道到沿著溪流繼續上行,有一條柳暗花明通往宜蘭的越嶺道路。

 

現在的縣道則是由坪林沿著半山腰,一路開山推土直到闊瀨國小現址,然後繼續跨越山嶺直到宜蘭縣雙溪鄉柑脚村,甚至現在還將道路一直延伸到平溪鄉。當初我們所走由坪林到闊瀨國小的溪邊蜿蜒小徑,已經與臺灣各地的原有山徑一般後果,被推土機開路廢棄的山石所掩蓋至幾乎蕩然無存。從闊瀨國小過橋渡溪,然後到達三水潭邊的自然美景,已經是登山者的往日夢境。我曾經幾次系家帶眷或是呼朋喚友在水潭邊露營,除了有渡溪竹筏及緩流淺灘可以玩水,白日是寧靜無憂的踏青采花游戲嬉鬧,夜晚還有閃亮發光的溪蝦任你撈捕,林間枯木成就的烤暖營火,儼然是現代的深山桃源。

 

就只是這樣嗎?就爲了曾經有過的願景,我帶領了一些年輕友人,在三水潭露營之後,繼續步向了越嶺路的終點==宜蘭大溪海邊。雖然是懷著恐懼興奮的心情,憑著想像路徑,就這樣踏進了一段未知的旅程,但是超出想像之外的却是一路輕鬆平緩的溪邊小徑,路旁處處野草小花遍布,偶而可見到幾個溪邊的無人小農舍,已經休耕荒廢的農地,淺溪邊的無憂小魚成群漫游,小山邊群鳥鳴叫飛舞,漫長的旅程就在眾人的驚歎悠遊間瞬時即過。然後在穿越一段蒼茂的原始森林樹叢之後,我們從山林高處很驚异的看到了在遠方雲霧層中忽隱忽現的龜山島。即使此時已經略感疲憊的隊友,還是如釋重負的大步奔向終點的海邊。在海浪的拍擊聲中,遙望著遠處的龜山島,我回顧著這兩天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這些年輕友人顯現的興奮浪潮,讓我的內心至今仍澎湃不止。

 

記得有某日,偶遇當初曾經參與的女隊友,要求再回到往日舊地重溫美夢,我也欣然答應。但是時隔未久,天可憐見,尚未能讓她得償夙願,當日參與行程和她同享美夢,且能後續姻緣的老公,已經是永離塵世漫遊仙地,只能期望何日能與他相逢在昔日的美景之中。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