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工廠上班時,每天早晚都是由工程師們輪流開車接送,總覺得有點麻煩人家,既然公司有公務車可用,雖然沒有馬來西亞當地的駕照,而且駕駛的方向還與臺灣不同,仍然提起勇氣嘗試著自行駕車。好像一些事都是知難行易,雖然原來上路後還有些怕怕的,真的是也不過兩三天下來就已經駕輕就熟了。

 

在當地開車其實要比臺灣輕鬆多了,畢竟人家曾經是大英帝國的屬地,幾乎每個駕駛都是循規蹈矩的,反而是咱們這個號稱文明古國的,會帶去我們最壞的習慣,例如支線快速插隊入主線,高速公路上未讓路給後面加速中的車輛,轉彎車未讓路給直行車等等,經常會被別人按喇叭表示抗議。說實在的,在當地開車讓我自動修正了這個過去的惡習。另外最有趣的是,如果馬路上有中心線的劃分,由靠右行駛變更為靠左行駛並不困難,但是如果馬路上沒有劃分中心線的話,往往我們這些臺灣駕駛,都會不知不覺地走向馬路的右邊。

 

守法的駕駛習慣,平順舒適的寬敞道路,沒有壅塞的車輛,開車馳乘於高速公路或鄉間道路,同樣是一件爽心悅目的事。穿越過漫長跨海的檳威大橋,不忘偷眼斜視橋下遠處的滾滾海浪。過橋後循著檳城環島公路賓士南行,一條貼近海岸邊的林蔭大道,與對岸的森林相連的水面,呈現平靜無波的碧綠。繞經機場旁的工業區,在島嶼南端的海角漁村,朝拜了有大足印附會的鄭和廟,參觀了小巧精緻的水族館,繼續島嶼西海岸的行程。

 

一路寧靜散落的鄉村,沒有沾染一絲工業化的氣息,一路不斷盤旋升高的道路,鑽進了群山之間,遠離了海岸叢林的視野。就在連續不斷彎曲狹窄的上坡道路,開始讓這個不速之客有些憂心之際,到達了專門供應全島水果的種植園區。即使觀光業的衰頹使得過去的勝景已不復見,選對了遊覽時機,仍然有機會買到應景的熱帶水果,難以忘記那波羅蜜與紅毛丹的美味,當然還會有人依依不捨榴槤的特殊異味。

 

就在口中美味即將淡去之時,車行到了一個大水庫,對面是擁有林業館陳設的森林公園,馬來西亞的森林公園到處遍佈,只要有個原始林,加上一條小溪,就可以掛牌標示了。至於裏面的設施也是全國一致,一個停車場,幾間廁所,幾個涼亭,再加上外面跑來的流動攤販。但是也別小看了這些設施,裏面還是擠滿了遊客,保括在溪裏泡水的一堆年輕人。不要指望有著泳裝的美女出現,嚴格的伊斯蘭教乂限制,連戲水的女孩都是著完整衣服下去泡水的。

 

離開森林公園之後,已經接近島嶼的西北海岸,一直到了東北角的舊城區,著名的環形高樓-----也就是著名的所謂檳城地標。這一路的沙灘海岸幾乎都已經被各個旅館酒店所盤踞,雖然是出名的觀光景點,然而高級房車來往於狹窄的通道上,四處充斥著遊覽旅客的熱鬧喧嘩,以及已經被文明所改變的人造風景,完全不是我所期待的,只得匆匆疾駛賓士而過。雖然公司在當地舉辦的一些年度活動,都是在這些海岸的豪華度假旅館內舉行,讓我們這些賓客享受過各種馬來美食,花園游泳池中嬉戲,海邊椰林下的沙灘睡椅上休息,沐浴在清涼海風與柔和音樂下的洗禮。

 

手裏拿著遊覽地圖漫步於舊城區的街道上,經常可以遇到一些同好,對著目標建築物指指點點或是舉起相機猛拍。古城舊街對於有五千年文化的中國人也許並不怎麼感到希奇珍貴,甚至還不惜予以破壞只是為了眼前可見的商業利益。但是要看到具有不同民族文化特質而能共同存在的古街道,可能要說檳城應該是唯一的。我看到臺北,香港,上海,甚至北京,這幾個城市似乎也想努力作出對於古跡建築的保護,終究它們還是被隱藏埋沒於都市的某個角落。然而就在檳城的舊城區它們依然還存活著,馬來,印度,華人,甚至英國式留存的古跡建築,都能儘量保持原有特色的留存下來,再搭配居民所堅持原有的生活聚居模式,更可以讓遊客感受不同民族的優越性。這一方面,應該說馬來西亞主政的伊斯蘭教溫和派系,能夠在融合尊重各民族文化上,確實要比起幾個同屬伊斯蘭教的阿拉伯國家更有成就。這些國家不是人民的貧富嚴重懸殊,就是為了政治及教派思想上的微小差異,可以長時間的互相進行仇殺。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