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幾年前,公司在檳城設廠開始,派駐的海外幹部就不時傳回宿舍鬧鬼的傳聞,而且遇到的人好像還不少,雖然所謂的鬼,並不像泰國片最喜歡描述的凶神惡鬼,而只是一群喜歡惡作劇鬧事的小黑人。有人說是因為熱帶地方樹木較為濃密,且多數為千年老樹比較容易聚陰。這些小黑人也只是在房間裡到處亂跑,或是拉你的腳讓你無法入睡,一些八字輕的同事也就因而見怪不怪。話說回來,也不只是這些外來幹部而已,工廠裡的馬來人員工也經常會在上班時,突然像是被惡鬼纏身般的尖聲狂叫,而且發作時力氣很大,連幾個人合作都無法壓制住。有時候還不止是一兩個人,也聽說許多當地的臺灣工廠都會發生類似的情形,即使大家都會在工廠內有設廟祭拜。

 

我在當時也曾經因為出差檳城,也就是在鬧鬼的消息還未傳出之前,住過那個經常鬧鬼的宿舍,可能是自己八字較重神鬼不近,沒有接受到小黑鬼的熱情招待,不過也可以感受到宿舍裡陰深的感覺。同一個房間的同事一直在外遊蕩沒有回來,我只好獨自先上床就寢。可是說也奇怪,一向很容易入眠的我,就是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睡,起床看看小說後累了再睡,還是睡不著,就這麼昏昏沉沉的直到另一位同事回來後才入眠。

 

好幾年後我也被派駐檳城的工廠,而且入住一棟公司新購的兩樓豪華大別墅。記得當時一位當地的同事要載我去入住之時,已經是用餐完畢的夜晚,到達新宿舍之時,不僅是已經沉沉黑夜,又下著熱帶常見的暴雨,夾雜著陣陣雷聲巨響。兩個人走進客廳,立刻看到一張紅臉關公的掛圖,兩眼炯炯有神的盯著我們。那位同事一直覺得掛圖的眼神不太對,就勸我還是先去住旅館再說,搞得我也心神不寧,同意還是先離開再說。

 

第二天還是得一個人住進了宿舍,主臥房是很大的房間,到處都是窗臺而且外面還有走廊,又沒有完整遮蔽的窗簾,在黑夜中顯得十分可怕,很像是西洋片中的鬼屋城堡,連續一兩個星期我幾乎都是開著燈睡覺。夜晚經常會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還差點沒給嚇著,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壁虎的叫聲,在臺灣大概已經和難得聽到了。對了有一次還看到那個關公掛圖好像會動,勇敢的把它從牆壁掀開,看到後面藏了幾隻壁虎------。至於天色將亮之際,可以聽到遠處傳來陣陣的哀嚎聲,那是伊斯蘭教的晨禱祭師朗誦可蘭經的旋律,------就這樣結束了新鬼屋的傳奇。

 

結尾還是該再加上一段傳奇:終於要離開馬檳廠了,新宿舍住了兩年之久,還真有些捨不得離開,尤其是那種自己擁有獨棟花園大別墅的感覺。說來也奇怪,就在離開前幾天,不只是所養的魚兒紛紛死去,最後連沒有魚的空魚缸也突然在一聲巨響之下,產生嚴重爆裂把積水全部溢出。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