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好久以來,已經不曾特別熱衷的看足球比賽轉播,足球對於我也已經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就這幾天不經意的看了幾場世足轉播,不知覺中又讓這個老人的記憶,回到那往日甜蜜的青春時光。

 

從踢罐頭到踢足球:在那個年代,大部分的小孩最先接觸的球類運動,應該都是足球。需要昂貴配備的棒球桌球,高不可及的籃球框排球網,只剩下可以用一般小皮球取代的足球,可以不受限制的接受,甚至往往一個人對著一面圍牆,就能自得其樂的玩個痛快。記得那時候,鄰居小孩子們最常玩的,不是踢足球就是踢罐頭,反正都是用腳踢的,用腳踢的好處還有是不受人體高度限制,連中學生的隔壁大哥們,都可以當孩子王,跟這一群七八歲的小學生混在一起。(踢罐頭:類似躲貓貓的遊戲,先大家圍起來猜拳,最輸的人當鬼,最贏的人把罐頭一腳踢得老遠,讓當鬼的去拾回原地,其他人全部躲起來等著被鬼抓,只要有人趁鬼不注意時再把罐頭踢走,可憐的鬼又得重新開始。)

 

懷念的師範大學運動場:在小巷子裏這麼踢過來踢過去,當然感覺很不過癮,而且不小心出了些意外,又會給大人們一頓臭駡。而當時小學的操場不大,擔心足球會意外傷害到學生,學校根本不准玩足球。有機會的話,只能放學後鄰居湊足幾個人,翻過鄰近的師範大學竹籬圍牆,在大運動場裏踢個痛快。還記得那時候,有看到學生在上體育課時,我們就圍在旁邊,聽他們教練在講解一些運球過人的技巧。也記得那兩個標準足球門對於我們這些小孩實在太寬大了,球場球門間的距離也實在太遠了,大家經常跑得氣喘喘的,然後總算踢進球門了,就這麼累得躺倒在草地上的感覺真是舒服。

 

師大附中的足球風氣:中學就讀師大附中的免試直升實驗班,學校的自由開放風氣,再加上兩個大操場,讓自己六年或至少五年的時光,把足球運動當作最大的愛好,而當時班上的許多同學也都樂於參與這項活動。記得每節課中間的十分鐘休息,就會有一些人抱著足球,由一樓教室的窗臺直接跳下操場,到達一個小型足球場的中線,開始自行選邊對抗,後續的參與者也會選擇支援較弱的一方。上課鐘一響比賽自動結束,又全部球員滿身臭汗氣喘吁吁的奔回教室上課。中午飯後休息,或是下課降旗之後,那就大家學生不分班級,只要找好同學,一人參加一邊,就可以參與大操場上的任何一場混戰。(因為有很多隊伍同時在各自比賽)學校每年在期中考試之後,都會有兩場各種球類的大戰---校長杯及班際賽,後者只能以班級人力為主,前者可以由跨班或跨級的同好組隊,因此每年的競賽十分激烈。不過我這個貴班,實在是人才濟濟樣樣不精,好像每次比賽都很快的被淘汰掉了,慚愧慚愧。

 

榮膺足球校隊的“候補”球員:現在要提到翁某的一段傷心事了,你要感歎硬說是我們中華足球的世紀憾事,我也決不以為過。話說經常看到學校校隊隊員,穿著紅底白字的校隊球衣,真是讓我內心羨煞。終於在高二下學期就有這麼一天,學校決定要招收足球校隊候補隊員。報名之後,經過運球過人回轉,大腳射球距離,四百米長跑等三項測驗,被我順利通過錄取了。以後開始接受每天放學前後兩小時的集訓,雖然是十分辛苦,總是咬牙期待著能有領到校隊球衣的光榮日子。不幸得很,家裏父母親對於我每天,十分疲倦的回到家中,然後用餐洗澡後就呼呼大睡,很不以為然。認為這樣會影響明年的大專升學考試,強迫我必須退出球隊訓練,也就如此結束了我的美夢。哎,就算是不要臉吧,我還是要強調,我曾經是師大附中足球校隊的XX隊員。

 

記憶中的最後一場足球:讀大學的時候,除了每年固定系級的比賽之外,好像就沒踢過幾場球。本來嘛,除了圖書館派的以外,每個人都旁務太多,經常不見人影,如何能聚集十幾個人,玩這種費時費力的遊戲,倒是學生宿舍的麻將聲與桌球聲此起彼落經常可聞。就這麼時光匆匆多年之後,自己年過四十之餘,也不知道是誰想到的騷主意,居然要舉辦足球賽來隆重祝賀公司廠慶。就這麼把一個小廠裏的沒幾個男人,硬是依照部門歸屬,分成兩隊來火拼。於是乎這些多年不曾運動,且已三十好幾,四十出頭,卻還不怎麼認份的青壯男兒,就這樣在女同事們的圍觀加油嬉笑聲中,進行了一場好笑而不怎麼精彩的表演。只記得當場有鞋子踢飛掉的,有運球失足摔倒的,有大腳踢空氣的,有跑錯方向的,有倒在地上喘氣的,好容易才撐到比賽結束。誰贏誰輸也已經不是重點,以後也沒有人敢再提復仇的戰役。

 

百年回首憶得失:總該要為這篇曠世奇文,接個美好的尾巴,好讓它尾大不掉吧。話說年輕之時選擇足球這條路,也為家裏帶來了不少損失,別說球鞋給踢壞了多少雙,眼鏡的鏡架及鏡片的金錢損失也很可觀,膝蓋破皮,腳軸扭傷等等更是常事。不過這雙久經百戰的大小腿,好像也建立了以後負重登山長程健行的本錢,勇哉此腿,壯哉此足。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