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東西橫貫公路因921地震中斷以後,必須改道經由合歡山的新中橫路線.遊客們都有機會在松雪樓附近停留,並觀賞美麗雄壯的高山景色.此時你可以看到松雪樓對面有一排像是屏障的連綿高山,那就是過去登山界最聞名的黑色山脈===奇萊山.在我們那個年代是山難頻繁,怨魂傳說不斷的黑色山脈.記得當時最慘烈的山難是一群清華大學的學生,遇到突降的冰雪,一個個倒斃在回到松雪樓的路上.我老翁過去爬多少高山,幾乎都是一路平順無波,卻唯有兩次攀爬奇萊,都是依靠祖先福德的靈佑,才得以在經歷風險時僥倖逃脫.

 

真的是要去過的人,才能體會這一段山路的艱險可怕.從松雪樓出發往奇萊山,必須先走一段大約一個半小時的下坡山路,直到兩座大山間的峽谷,然後再開始上坡走約三個小時的路程到達奇萊山的嶺線上.此時要攀登左側的北峰,或是右側的池山及主峰,都僅需要再花個把鐘頭的平路就行了.說實在的,如果是所謂的健腳級老手,要從松雪樓出發,來個輕裝趕路,可以很容易當天登上山頂跑個來回.也就因此,經常會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學生,把這條路程當作郊遊路線,嘻嘻哈哈的就這樣走入了這條黃泉路。

 

說得那麼輕鬆,到底死亡的陷阱在哪里呢.首先是處處青翠的大草原,傲視周邊群峰的寬遠視界,變換無窮的層層山嵐雲采.這些美麗的景色會讓你忽略高山氣候的瞬間變化.從豔陽高照,到雲霧迷漫,甚至到雨雪繽紛,前後可能不會超過一小時.然後是前面所提到的, 松雪樓前的陡直下坡黃泉路.它會誘導人們以郊遊野餐的心情, 毫無戒心的一路往下走,欣賞沿途的草原風光.等到冰雪騶降,才發現周圍的矮樹叢及青草地完全沒有可以躲避風雪的地方.別忘了這裏還是三千公尺的高坡,沒有禦寒裝備的遊客,唯一的生路是設法逃回松雪樓,此時卻發現即使松雪樓的形影清晰可見,回程的陡直上坡路是那麼的遙遠.結果是耗盡的體力,失溫的身體,讓這些人紛紛凍死在這條小山路上.

 

現在該提到老翁的兩次歷險記了。第一次跟一般人一樣,也是不知道其中的兇險。記得當天一大早由台中友人處,搭中橫的第一班客運車到大禹嶺,然後有計程車送達松雪樓,時間大約才九點多。看看大好的豔陽光,遙望對面雄偉的奇萊屏障,加上對自己快馬腳程的自豪,終於下定決心要輕裝直奔奇萊北峰,趕它個一趟來回,將來也好炫耀於人。一路奔下大草原,直到幹溪谷裏的黑水池營地,然後開始向上攀爬,走進了傳說的黑森林,沿途經過三個新建的避難小屋。這些避難小屋就是為了紀念當時殉難的清華同學,而且希望避免再次發生災難,才辛苦搭建的。可是,呃,也不知道是誰的騷主意,有間避難小屋裏面居然懸掛著所有殉難人員的照片,還擺上了有幾枝香插著的香爐。天啊,當天可不是假日,整個山頭都沒見到一個人,已經有些心裏毛毛的,還給我這些好兄弟的照片作伴。那敢多作休息停留,快步前進直到了奇萊山的嶺線上,左側挺立的奇萊北峰已經在向我招手。

 

沿著嶺線上的小路前進到北峰腳下,才知道為何這是號稱臺灣百嶽中的一奇,以險峻詭譎且奇險難登知名。陡峭的斜坡上,除了偶見稀疏的矮草叢,到處全是滑動的碎石,仰望山頭居然找不到可以登頂的小路。反正頭已經洗下去了,抱著不如虎穴焉得虎子的決心,像壁虎般的攀緣前進。雖然偶而還可見到散落的路標彩帶,由於碎石坡經常會因天候崩塌改變,跟著路標方向反而好幾次把我陷入絕境。在往上陡坡無路可攀,往下又是陡坡無路可退,經常被迫吊在陡坡上喘息,有幾次還懷疑自己是否會滑落深谷,從來爬山不曾如此害怕過。天可憐見,還是讓我登上了山頂的平臺。

 

在豔麗的陽光下,周山環繞歷歷可數,山坡下看到是一片碧綠的大草原,轉瞬間這景色又被山風所吹來的濃密山嵐所遮蓋,然而下一分鐘又是一片明亮的草綠。雖然有些捨不得下山離去,看看時間已近三點鐘,得加緊趕回程了。於是循原路匆匆下山,穿過黑森林到達幹溪谷的黑水池,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一般山區的陽光較早消逝,天色已經略為昏暗,遠處松雪樓的燈火也清楚可見。可是這時候才發現,由於整天的行程已經耗盡了所有體力,要走回松雪樓的這段上坡路遠比想像的還要困難。拖著疲乏的腳步,在滿天星斗的閃爍照耀下緩緩前進,終於走進了松雪樓的大門,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回顧這一段路出發時,僅要輕鬆的一個半小時,回程卻要花掉近四個小時,如果再遇到山區突來的暴風雪,後果可想而知。

 

第二次再登奇萊,是好幾年後的事了。有著第一次的可怕經歷,這一次可是準備充分,不但有兩位公司同事為伴,還是登山重裝備一應齊全。本來是計畫來個奇萊山脈縱走,連攻北峰,主峰,及南峰。人多好辦事,此外行程也不想太趕,第一天就在黑水池的新避難屋過夜,還摸黑煮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不過第二天要出發時,才發現原來黑水池裏有一大堆小生物,應該昨夜有許多進了我們的肚子。哎呀,不乾不淨吃了沒病,此是插曲一段。經過黑森林的避難小屋,好加在,那些照片都已經被移走,還真不知道曾經嚇壞了多少山友,不過避難小屋也已經歷盡風雪而殘破不堪了。隨後登上了嶺線,在奇萊池山的山屋放下重裝備,兩位夥伴攻北峰去了,我則是先往主峰方向探路,預備明日大家共同登頂。

 

當晚在奇萊池山山屋過夜,大夥兒欣賞高山上的星空夜景,還能清楚的看到哈雷彗星在夜空下,明亮閃爍的長尾巴。第三天早上要出發時,才發現一切都改變了,狂風呼呼作響,雲霧緩緩升起。第六感讓我覺得不太對勁,決定停止繼續縱走的行程,趕緊打包行李下山。果然是天候越來越差,沿途還開始下起冰冷的小雨。趕回松雪樓後,當晚馬上下起了一場大雪,而且還是連續幾天都降雪,整個山區都被冰雪給封住了。很清楚的,如果我們還繼續貿然前進,儘管有足夠的禦寒裝備,但是缺乏雪上專用的登山器材,後面的山路必定是寸步難行。此外,後段的山路有許多出名的危險斷崖,我們又沒有充分的糧食可支撐多餘延誤的日程。且不管此行成果如何,總算是逃過了這個可能的劫數

 

 

創作者介紹

weng3309的部落格

weng33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